为庆祝小提琴协奏曲《梁祝》诞生60周年,作曲家陈钢携手上海古凡交响乐团、上海爱乐乐团,谋划了“从《梁祝》到《情殇》新媒体交响音乐会”。
这台音乐会9月22日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登台,陈钢的小提琴协奏曲《王昭君》、钢琴协奏曲《梁祝》、交响诗曲《情殇——霓裳骊歌杨贵妃》依次上演,小提琴家黄蒙拉、钢琴家薛佳颖、昆曲演员沈昳丽同台。
谈及为什么选这几首曲子,陈钢说,三首曲子都与爱有关,而爱是艺术永恒的命题,“梁祝是青春懵懂的纯情,王昭君是深情,杨贵妃是悲悯之情。”

为庆祝《梁祝》诞生60周年,作曲家陈钢谋划了一台音乐会

小提琴协奏曲《梁祝》由何占豪与陈钢配合创作于1959年。1985年,陈钢应香港唱片公司委约,将《梁祝》改编成了钢琴协奏曲。作曲家充分发挥了钢琴大幅度的音势转变与“弹跳”的特点,又在高潮前添加了一段华彩乐段,用钢琴音色的阳刚之美渲染祝英台的反抗。

《王昭君》1986年首演于上海,是陈钢的又一部小提琴协奏曲。作曲家视其为《梁祝》的姐妹篇;它继承了《梁祝》的抒情、戏剧性,但在感情表现的深度和广度上,更有着深层的刻画。

陈钢心目中的王昭君,既不是“千载琵琶作胡语,明显恼恨曲中论”的凄婉弱女,也不是慷慨高歌,为国和亲的巾帼须眉,他力争表现的是一位有着丰盛感情和多重性格的古代女性,一个美丽高洁的王昭君。

《情殇——霓裳骊歌杨贵妃》首演于2019年,以《长生殿》为创作布景。

“两情若得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夕”,童年时,陈钢对怙恃吟唱锡剧时的这两句唱词印象深刻,受此启示,他把这两句唱词当成了《情殇》的引子。

通过“舞宴”“兵变”“埋玉”三个段落,作品描摹了杨贵妃与唐明皇的死活之恋。昆曲演员沈昳丽担纲独唱,昆曲与交响的融合,杨贵妃的悲剧命运跃然面前。

陈钢说,写《情殇》已经大于杨贵妃,大于《长生殿》,变成对人类的悲悯之情,“就像陈子昂的‘念寰宇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’,更觉得生命难得,应该爱护保重生命,爱护保重艺术,把爱永远传递上来。”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videohp.com